Daisypath Anniversary tickers

目前日期文章:200608 (6)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是我家後面一家連鎖咖啡店,週末的時候門庭若市,經常沒有位子,不過weekday的晚上,總是能找個一張單人的圓桌棲身。

象牙白色的桌面,咖啡色的桌邊(咖啡色是指黑咖啡的顏色喲),配上稍微泛白的吊燈,總能夠讓我〸分寧靜。以前時間還多些,幾乎晚晚光顧,現在;約一週一到兩次的時間,讓我躲到那裡,埋在一些自我的樂趣裡頭。

週邊都是熟悉的輪廓,大家都是熟悉的陌生人,都市的生活圈裡面,在這份暖暖而不侵犯彼此隱私的微妙氛圍裡,抓住屬於自己的一個小時、兩個小時。

這裡的店員,也彼此熟稔了,一抹微笑、一道揮手,親切的默契,就冉冉從白天傭忙的昏花裡面升起,在這裡坐著,是一種安心的保證。

這是個熱情包裝在冷靜裡頭的城市,很無奈的,都市人已經變成了不喜歡被人管閒事的族群,一句喧候、一個本著溫暖的心的探問,都會被視為「妳想知道我什麼事?」的基本反射防衛想法詮釋。我試圖本著也是都市人的心情去寬看這些人,琢磨著自己還有沒有更佳完好的方式去面對想要問候的對象。

這個咖啡廳給我的,是一種無法言明的溫暖,窗外黑暗的天地,孤零零的路燈照著柏油路,大家都還在不讓行人在駕駛的時候,我躲在這個溫暖的空間裡。就如同我對外面對的冷漠社會,對自我內在精神與心靈的溫暖維護;層層的對照,這個秘密空間就好像圍築我對自己保護的立場,對外,我與人打交道時依舊小心翼翼、對內,我對自己、還有可親的店員可以用遠相互信任,互為知己。

這輩子,我也許都需要有這麼一個秘密空間,不管我以後去了哪裡。這是我再萌芽靈感、回味情感能夠最感到安全的地方。

 

 

 

michico0711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奧萬大,盛夏的奧萬大辨識不出楓葉,她們被埋沒在一群綠葉裡,進入奧萬大,對這次的旅遊而言,就是親近青山綠水。

關於腳力這種事情,對我來說從來不是問題,至少從小因為我母親每個週末帶著孩子們去爬山引領我入了愛爬山這個習慣,我自己也喜歡慢跑游泳,對於戶外,除了艷陽還有蚊蟲會客議防犯外,基本上只要扯到跟體力相關的我都會很有自信。

進入奧萬大前,由於我們大家沒吃中餐司機〸分飢餓,拿了四根香腸一人分一根,後來遇到便利商店,司機實在是耐不住飢餓又去買了一盤壽司,我們的司機當然要他吃飽飽的有體力才好安全載我們,於是大家就開始努力前往奧萬大。小時候,看見車窗外綠樹多的地方就敢搖下車窗呼吸窗外空氣,如今,就算已經在山上了,電動窗按下來,空氣也不見得好,前往奧萬大的路上,空氣普普以外,還遇到很危險有大坑洞的路面,路上還有遇到怎麼抄車都抄不過去的超慢龜車,然後,炎炎夏日正好眠的時節,我家男孩和我的同梯已經失去了意識,就剩下白天超級難入眠的我,跟司機兩個清醒著。

於是,進入了聞名已久的奧萬大...

於是大尾哥哥決定,我們要從停車場走到吊橋那邊,剛好是對角線,我沒有意見,對於這種健行的行程我一向是樂觀其成,反正陽傘握得很緊、有戴帽子、身上也有抹防曬油,所以我完全不怕,我是更更很佩服我們其中那幾個麗人團,可以穿著短褲,在這種有虎蠅有蜜蜂有艷陽的地方走來走去。

也許大家都沒有走過,這個地圖看起來也沒什麼難度,於是就開始走了....

一路上都是看到這樣子的頁岩,台灣的山脈都是經過這樣深刻的沉澱累積和擠壓,才會有這麼美麗的風貌

我回頭看看自己拍的照片,才發現上面這張拍攝山的照片裡,下面有五根芒花,回程日落時拍夕陽,這五根優美的芒花依舊有入鏡,等等就可以看見了。一行人就這麼說說笑笑的,這時候,開始有了真的像是一群人出來旅遊的感覺,一開始在埔里酒廠,大家也是各逛各的而已,但是進入了奧萬大,大家會一起研究秋海棠,會一起看看水流,還會一起拍打蚊蟲,大家的距離似乎開始近了,開始會幫彼此拍照,會開始對話,主辦人的心意,終於開始發效了

麗人的背景,這回週末的出遊,不曉得她們開不開心,是抱著什麼心態來玩呢? 我是因為可以跟我家男孩和他的死黨們一塊出遊感覺到很開心,而她們呢 ?

這是老人和他的女友,這對情侶交往非常久了,很久很久,好幾年前第一次聽到他們兩個人的交往歷史就覺得非常震撼,男生在女生還在上小學的時候就認識了,這個女生目前已經27歲囉,大概就交往過這麼一個男朋友,兩個人大概差了五到七歲吧 ? 目前兩個人台中台北分隔兩地,老人還是會每個禮拜下去台中找女朋友約會呢,時間那麼長了依舊歷久彌新!! 値得感佩!!!

這塊石頭是因為很像張椅子,所以我就把他拍下來了,沒辦法近照,因為椅背上有被遊客刻字下來... ...

右邊的河床,自然不是青青綠水,而是灰色的溪和沙,不言不語默默看著,內心總是有感慨的...

烈日下斜影欄杆,巧妙的鋪設成一條軌道,引領遊客前進。

就在我們走著走著不自覺也過了一小時,整個隊伍開始拉得很長了,幾個靠比較近的夥伴,會開始講這樣子一行人走路,走前面的總是會越走越快,走後面的總是越走越有壓力,中間的就還好等等的。基本上經常健行的我,本來就很少有跟一行人行進的經驗(至少參加救國團時大哥哥大姐姐會控制大家的步伐),我總是走得很快,要跟著我的人就得要提起腳力不斷得跟上我才行,因為我是不可能停下來等的,也往往因為我是女孩子,如果是我家男孩跟我一起走的話,我想做男孩子的內心都比較有自尊心,怎麼能夠腳程輸給一個女孩子,所以總是很努力的一直跟著我。至於這種多人團的,雖說也不怎麼有壓力,但是這畢竟是我家男孩的朋友們,我們辦法依照自己的頻率快走,還得要讓我家男孩跟他的死黨們左聊一點,右聊一點,我自己多少也要跟他們聊天,就變成是社交郊遊,而不是健行郊遊了。

看!!我們已經走得這麼上面了,要等山下那群人,還等了幾乎二〸分鐘沒有人想上來,於是我們先走我們自己的了

於是,我們到了一顆引發話題的松樹,也許這顆松樹真的美,也許是因為他們是一群從中央畢業的孩子們,對於松樹特別有好感,於是,這群男生們,開始使用各種姿勢拍攝這個非常高的松樹,這張是我拍的:

這是我同梯在拍攝松樹的姿勢

 (太敬業了...,蟲蟲很多耶)

由於大家陸陸續續集合到這個松樹,傍邊剛好有個亭子,腳程比較快的也就開始稍作休息打頓,我們這車的司機和同梯,前一天晚上還打魔獸打到很晚哩~

後來又走了約20分鐘,終於到達了賞鳥平台,是沒看到什麼鳥類,不過山底下的吊橋卻也引發了話題,我們看著平台到吊橋這個高低差距,覺得似乎是滿遠的,我們這幾個當中有出遊前前幾天就受傷的傷兵,還有幾個要保持體力的男生和走不動的女生放棄走去看,就我們幾個健行派的,開始快步的往下,這個樓梯還真的不是普通的多階,轉來轉去彎來彎去就是不斷得出現新的台階,光快快的往下走也花了大概五分多鐘才走完,終於到了吊橋前面拍照...

我們原本還要走過去,但是大尾哥哥阻止了大家的興致,因為那時候已經要四點了,五點就要關閉,我們一路走來也花了兩個小時,回去腳成就算快一點也不一定可以五點以前就趕到停車場,第二個原因是我們晚上要開車上清境住宿,如果不快點回停車場,週末的塞車一定會讓人瘋掉....,第三點是因為現在是盛夏,沒有楓紅的....,於是,將這份興致留到下一個秋天吧...

下面這張是我家男孩離開吊橋前,在吊橋上拍攝水面的急流....

回程時我看見被切割的河岸...

回程時有些插曲,由於大尾哥哥的女友在前幾天受傷扭到腳踝了,所以一路到賞鳥平台有很陡峭的斜坡還是階梯,都是大尾哥哥一路這樣背過來的,而下去吊橋那一段,大尾哥哥的女友就在平台上休息,不過,回程的時候,麗人團裡面其中一位,也已經走不動了,所以行進就更加的困難,我們為了加快回到停車場的時間還選了一條近路,但是陡峭度更高,對於體力不佳的同伴們更吃不消,於是小懋決定先去開車把車開進來接人,然後我們可以走多快就走多快,我的同梯由於腎臟有毛病,我們在烈日下走了那麼久,由於他的代謝是本身有問題的,他竟然一滴汗都沒有流,也讓他處於身體痛苦的狀態,不過他的腳力非常好,穿著涼鞋趴趴走的(有穿涼鞋溯溪的紀錄)鄉下好動小孩長大的,所以他和小懋以最快的速度往前衝,試圖到停車場先休息,真的是讓人擔心前面的人又擔心後面走不動的人...

看到歸途中又拍攝到的五根芒花嗎 ? 真是萬種風情...

歸途的斜陽不再刺眼,親切的晚風護送著我們。由於前前後後距離拉開很多,我和我家男孩頓時可以在一起兩個人用著自己彼此習慣對方的速度走著,兩個在這個團體旅行中首次有機會偷偷約會10分鐘,得到暫時的甜語嘻笑,不過很快就因為手機要通知不能開車進來還有被別的同伴經過打斷而中斷,兩人世界很快就沒了

超過一層樓的樹根引起我的注意。

大概約五點半五點四〸分左右,大家才全部集合在停車場,上個洗手間洗把臉,我有特別準備一條小方巾給我家男孩,用著沁涼的水讓方巾冰涼地可以好好擦擦脖子手臂。好不容易大家可以一起上車往下一站出發,經過這約四小時大走特走,車子裡面開始有不同的聲音了....

「吼,這哪叫休假啊....」大概諸如此類這樣子的言語....

 我是不敢坑聲拉,我走得很愉快啊,當然拉,不是每個人都有長假,對於只有短暫兩天休假的人來說,也許這樣走算是比較辛苦的,總之,不算是自己人,我也沒辦法講真心話,不過要一邊旅行一邊跟不熟的人說話的確是比較辛苦,還好我家男孩的死黨們我也認識好幾年已經超級容易混熟了,不必social,只要follow就好。

我記得以前,有時候會容易生男孩的氣,比方說請他陪我去看看我家的親戚啊,或者是陪我爸聊天,我家男孩會娓莞的說他沒有那個心情可以社交,那時候我會很難過的認為,每次我去男孩家跟他父母親聊天,和他的叔叔嬸嬸姑姑說話,每次邀約我就算有不想去的心情都會壓抑住而欣然同意的前去,為什麼反過來我的邀約他都得看心情 ? 現在,跟他父母也熟了,也常會見到他同事、他的死黨、還有他的親戚父母,才覺得其實每次得花不同的心思去陪著他去看這些人其實多多少少也有些耗費心神的,雖然我很少正視我自己壓力的本身,因為我本來就是個抗壓性很高的人,也不擔心看見這些人需要裝出什麼樣子,我就是自在的做我自己而不用特別裝做『我要裝做什麼樣子去給別人看』,所以當我面對別人時,我僅是把對方當作是一個新認識的對象,而不是冠上一層一層的頭銜來給我自己壓力(我男朋友<第一層>的媽媽<第二層>的媽媽<第三層>),就是單純的看待這個人,我認為這樣子才是給別人自在給自己寬容的一種方式,要不然實在是太累了 。

今天,在男孩的生活圈裡面,這群死黨算是最不需要遮掩態度的,他們就是這麼群率真的人,我也很能夠保有自己的想法,我想這也是因為,我也跟一群男孩子做好朋友相處過,很能夠熱血起來,何況是這麼棒的旅行,我已經好久沒有來這片美麗的故鄉了,我的血液裡有著南投縣,我自然能夠如魚得水~!

於是,就開往清境了,我們小瑞士附近的7-11旁一家餐廳用餐,就往我們訂好的旅館開去,check-in的時間已經幾乎要九點,我們這群人這次出遊的第一個夜晚,就是看著月出的驚嘆聲漸漸褪去...,很涼爽的夜晚,幾乎是寒冷的清境,八月初蓋著厚厚的棉被睡去,還好有個流汗疲倦的白天...

michico0711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以當地特殊人文地理或是文化作為建築景觀設計的思維,是我最喜歡的,而那個「文化酒廊」,就讓我印象很深刻。我們應該要學習日本推崇國有文化的態度,他們每個有特色的地方,不管是路燈的姿態還是電話亭水溝蓋等等,都會有適切於當地的設計,台灣也有些地方有,可是做得還不夠細膩。我們是可以更好的~!

進入了埔里酒廠的市場後,映入眼簾的即是一攤接著一攤的美食試吃,噢買尬,這個對於貪吃的我怎麼受得了,特別是以甜點居多,我看如果整圈都逛完也可以吃飽了,我大概在心裡琢磨一下,決定試吃幾樣就好了,因為中午也近了,等等若要去吃中飯那可不得了,於是蜻蜓點水的看了看,不過這張酒香果凍看起來很誘人,實在是要跟大家推薦一下

就在我還再努力盤算要吃哪幾樣而眼花撩亂的時候,大尾哥哥的女友還有她的三位麗人友人,就開始拿著一根牙籤,開始努力試吃起來,我看著她們,忽然想起我要拍攝紀錄的任務,趕快拿起相機開始拍攝每個人的樣子,也希望藉此可以親近她們作為朋友。

拿起了相機,開始尋找其他人,我發現我只找得到我的男孩,其他人都是背影而已,我知道,我的旅途中已經不需要尋找我的旅伴,我一直有個人陪在我身邊。希望單身的其他死黨們,也可以落到安穩的地面,有個伴侶一起踏實著走著。

然後,我家男孩發現了我們兩個最喜愛的甜點主題:冰淇淋。

這家冰淇淋的口味,只有用酥綿密來形容,我家男孩點蘭姆黑糖口味,在下匙的瞬間,就知道這個質地好極了!!吃下去會不經意發出微笑的那種美味,不會太冰,可是會讓身體降溫,超棒的,看見死黨們在附近就拉過來一起吃,可惜這家店只能買一碗送最多兩隻湯匙

我們後來還逛了許多店,不過都只是拍攝土產的樣子,自己並沒有再吃了(總結只有前面兩塊1立方公分的酒果凍,還有幾口蘭姆黑糖冰淇淋[口福差,剛好出遊那幾天女人家親戚來訪] )。我一直在努力期待中餐,想說南投縣是我媽咪的故鄉,一定有許多的極品美味才可以養出我媽這樣子個美人,所以就努力等待中飯時間的來臨。

到了酒廠,一定要參觀一下酒文化館的,於是順著電扶梯到了二樓,看到了展覽室,酒文化館裡面一開始展的是煙,煙酒煙酒,的確是許多相關,我對於煙的歷史興趣不是很高,卻看到了印有明星以及過去中華民國和邦交國家邦誼的一些紀念煙盒,對我而言滿珍貴的,於是拍攝下來:

參觀完了一些古老的柑仔店,舊時的酒廠還有九二一大地震等照片,終於進入了「酒甕與您對話」的酒甕隧道裡,我看到了很壯觀的一幕:

看到這個酒廊時,大家都拿著相機猛拍,不過在這種環境的地方,就恨沒有拿傳統相機來伺候了,這張照片是很多失敗品後的成功捕捉,真的是很讓人驚歎的走廊。然而在我們走到酒廊的外面後才知道,其實這些酒甕都是中間有用柱子穿過去固定的,想想也是...,要不然怎麼能夠經得起活潑的台灣觀光客摧殘啊...,於是,開始有有趣的畫面了

 

看到這個景象,真的讓我覺得很像我的國中死黨們,也是這樣活潑有勁的,不一樣的地方是,我的死黨們都是土生土長的台北人,他們缺乏了鄉土氣,而我家男孩的死黨們也沒有都市小孩的那種口吻和脾氣。如今我站在這個融合的交會點看著這群同樣名為死黨的青春前面,依舊感覺愉快和自在,在這群我家男孩的好弟兄前面,我何嘗不想也拿起酒甕大力耍寶拍照啊,骨子裡,我依舊擁有那個不願意讓爽朗完全死去的靈魂。

接下來這個景象也是我喜歡的。

多麼壯觀啊.......

於是,我們的埔里酒廠參觀行,就在一片壯觀的酒瓶酒甕的視覺震撼中落幕,回車上前還快點去買我想要買的土產,大家集合在停車上等全體人員陸續到齊,此時我詢問一下如果都已經到埔里了,是不是有可能繞過去稍微看一下我的小舅。小舅是我媽的親戚那邊唯一還在故鄉發展的,而且他是我媽的兄弟姊妹中我最喜愛的長輩,已經有三年不見了,我〸分想念。這次難得可以那麼靠近他,還不知道下次能夠這麼近是何時了...,但是,這次旅行我也不能因為自己的私事而影響到大家的行程,所以也僅是抱著微微的一絲希望詢問。

主辦人和熟悉南投地理的小懋討論後,體貼的跟我說,今天的行程無法再晚,不過明天回程的路線可以商量。這個答案讓我鬆了一口氣,我不要影響到大家的行程,如果有機會再見就好,但是我家男孩的死黨們這麼重視女生的意見,讓我很快樂,就算無法見到小舅,我也很感動了。

大家集合完畢後,大尾說,「有沒有人要買東西吃的,去那邊買(手指著酒廠外那些簡單的攤販),我們不吃中飯要直接往奧萬大去了」

為什麼!??!?!?!?!?!?!!!

原來是同行的麗人團在酒廠裡面一人一根牙籤吃遍全場已經吃飽了,為了要趕路,所以就不便再多加一些時間去吃飯了,哎呀,天啊...,跟那群娟瘦的麗人相比,我可是需要正餐正常人啊...,此時見到我們這車的司機和同梯拿了一袋烤香腸過來,可憐的說『到晚上七點前...這就是我們的正餐了....加油....』

原本不吃香腸的我,跟著大家,咱們車1的人,在車上啃香腸溫飽...,原來,這就是我期待的旅遊第一場正餐~~ 跟少食的女生出來,還真的要隨身帶乾糧啊.....

michico0711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我家男孩有一群大學死黨們,他們是一群土木系的孩子,這群不失自然野性的社會人士們,依舊常常聯繫、一起吃飯、出團打電動、討論人生大事;雖然故鄉遍佈台灣北中南東西,目前都還棲息在北部,交集還是很深(真好)。

在國中,我也有屬於自己的哥兒們,那時的我也會打電動、打籃球,說一些不三不四的笑語,身體勇健、心情陽光,讓我很能夠深刻體解一群真誠死黨的重要性。所以,知悉了我家男孩有這麼一群好弟兄,自然是很親切愉快的,自己國中時的哥兒們早已遠走他鄉,在各地為自己的人生鋪路中,匯集不在一起。是的,或者身為一個女孩,還是會有姊妹濤比較長久(好弟兄則是少見);如今,只會藉著我家男孩跟他死黨相處的時光,提點著我內在比較陽剛的部分。

某次,有些遺憾陽明山之行無法參加後,這回在發起南投清境玩耍的行程,讓我非常雀躍。在死黨們出團征服自然時,自然我只是這群中一個人的女友,但是我選擇了這份行程,編派到我生命的時光中,我是在為我自己活著,這並非僅僅是陪伴著我家男孩,而是我家男孩與他的死黨們一起參與我的人生。於是當男孩詢問我是否要參加,我幾乎是想跳起來的說好,再加上,剛好遇上公司的年假,讓我在出遊前就開心極了。

主辦人李大尾〸分細心,我想這也是帶領旅遊同伴時的一種責任感,他先以電子郵件詢問大家的身分資料,並且申辦保險,並也列出了大約的行程。看到遊伴名單,由於申辦保險要有出生年月日,我看見一位跟我同一天生日的人好驚訝,後來經過我家男孩輕鬆的解釋才知道是熟悉已久的死黨,原來大家都只記得彼此的綽號,真名都放一邊去了

經過連三個颱風的恐嚇,依舊擋不住出遊的好運氣,出遊的前一天天氣開始大好,我家男孩火車票也聰明(真難買...)的買好了,就等著那天早上九點在台中火車站集合。

由於六點的火車。我們五點就從台北的家裡出發,由於買不到台北到台中的車票,於是男孩買了台北到彰化的車票,有座位,而且剛好到達台中時是九點出頭,即便一張票多了六〸多塊,但是不至於遲到或者是坐其他更貴的公共交通工具。到達台中時,大家也都差不多到期了。於是我們去跟大家集合。

這次出行的人總共13人,七個男生六個女生,其中有三對男女朋友。另外來了三位麗人,是主辦者女友的朋友,希望可以和死黨團中的四個男生熟悉熟悉。其實年輕男生女生出遊大部分都有聯誼的目的吧?不過這是我第一次參加類似這樣子的旅行,話說如此...,跟我同梯的男孩死黨,在旅行一開始對我家男孩與我的邀約,就立刻破了這個目的:「你們兩個跟我們同車吧,一起聊天~」『好哇好哇』當然還不知道大尾對於這次出遊聯誼的用心,就這樣爽快的答應了我的同梯( 即我家男孩跟我同一天生日的死黨,在一開始得知的時候就造成一點點轟動,從此同梯就以"那個我的同梯"來對我家男孩稱呼我 ),在我們兩個屁股坐穩穩的時候,大尾倏地走來這一車,問我們兩個怎麼可以坐這,才忽然意會到我們要讓單身女孩坐這裡跟單身男孩坐同車才是,這時我家男孩和我表示我們願意換車,卻被同梯和司機拒絕,大概...不熟會害羞吧....

出團簡表:

車1 車2 車3
司機 大砲 小懋

小聰

乘客 猴猴(同梯) 大尾,大尾的女友 老人,老人的女友
我家男孩和我 三位麗人

於是大尾說:「那,等等要輪流換車~~」我和我家男孩點頭說好,我想大尾原本的意思是,我們幾個已經是一對一對的坐在同一車,讓他們單身的坐在一起,不過開始出發的車上,我們的司機說,只要一起走一走就熟了,不用特別坐同一車拉,而且一開始都不熟一點話都不知怎麼開場白,那不是車子的氣氛就很差嗎?唉...大尾哥哥,請千萬別在意,您是我家男孩死黨中我最早認識的,我是很敬重您的,這次同梯先發制人,可以說是我們7-11的敏銳度很高吧,輕易就化解了

其實,怎麼樣去親近一個異性,活到這把歲數了,不會不清楚,如果沒有一種老天賞給注定型的緣分,比方說沒有約好曾經見過面的兩個人,忽然在公車上面相遇,想想看這是多麼特殊的緣分啊,公車這麼多輛怎麼就會遇到呢?那的確是和安排好的共乘感覺是很有差別的,也許,這次出遊後,他們彼此會被老天給了一份特殊的機會,也許會有火花也說不定,而現在開始,先淡淡的遠觀開始欣賞吧...。

於是,我們出發前往埔里...,埔里?那不是跟我外婆家很近嗎?於是,就在我這個台北都市土包子看見那裡的便利商店都有洗手間的驚嘆下,我們中途只有做個簡單休息,環繞著我們司機還有同梯的妙言妙語,開心又愉快中開到了埔里酒廠。而埔里酒廠在車還沒停下來前,這個天橋的其中一部分就吸引了我的目光...。

michico0711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這是從我們公司陽台看出去的景色。

公司的年假快要到了,讓我最近看著這片天空,都充滿的憧憬,很想奔到山的那頭,呼吸一些遼闊。

看著這片天地,我又會自我思考,我的生命目的為何、我該怎麼做、我還該去體驗什麼 ? 我能夠在這個看似無變的生活步調裡面衍生出什麼 ? 人能夠有創造的力量,就是在不斷雷同的呼吸心跳裡孕育出來的,就如同我們不斷雷同的起床、洗臉刷牙、上班吃飯下班一樣,這就像呼吸吐納般為一個循環,而能不能有所異想不到驚奇那就得看自己了。

我依舊想要飛翔...,依舊夢見我在飛翔,但...我沒有那雙翅膀。

michico0711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從三歲就認識的一個好朋友、知心,要結婚、訂婚了。

這對我來說無疑是一種震撼。以前去喝別人的喜酒,即便是同輩,也只是感覺到:嗯嗯,這個年紀結婚差不多拉。但是,這個超級好友的結婚,再加上彼此的父母親算是看著我們兩個一塊兒長大,也知道我們好得不得了的情況下,很容易看著她要結婚這件事情來回味著我們過去的種種到自己人生未來規劃等等。

總之,一直不斷地想:她要結婚了。是我的腦袋裡面最常浮現的泡泡。

 

我們兩個同年,她是天蠍座、我是巨蟹座,我們兩個人是最合的星座之一了吧?果然小時候,她常常會用她與生俱來的義氣,跟我那個嚴格的媽媽抗衡據理力爭,大家都怕我媽媽的年代,只有她最勇敢;為了我這個好朋友少點皮痛,她總是跟我媽咪一人站一邊。小時候她也最活潑,直到今天,她依舊還是我見過最具有勇氣的女人之一,勇於追求她想要得到的東西,而且不會後悔;永遠充滿著對於光明的微笑。

 

她是很典型的天蠍座,在很多懼怕天蠍座的人群中,因為她,我很喜歡和天蠍座的人相處。因為她,對我而言,天蠍座是多麼革命情感的星座、多麼勇於付出的星座,她們就如同高處落下來那道壯觀的瀑布,切割著岩石充滿爆發力,又能夠滋潤著岸邊水裡的被她們恩惠到的生物。我美麗的Katy,她就是那道爆發力〸足又壯闊奔騰的瀑布。

 

小學六年級,她就離開了台灣到美加去唸書,但是我們對於友情的堅持,在當時沒有email的情況下我們靠著紙筆和郵差的努力,不斷的維持這份上天賜予的友情,堅持下來了這份友情就是一輩子的。是的,多年後我們已經2627歲,她回到台灣定居了,我們依舊是好朋友。這其中還得感謝Katy的爸爸,知道我們的友情堅貞,即便我們家和我爸的公司已經搬遷了還可以找得到我爸爸公司的聯繫方式,在她回國時才有辦法聯繫得上我。

一切都是老天給的好緣。

而從小約定好要參加彼此的訂婚結婚典禮,即將就要兌現了。天啊~ 我親愛的Katy要嫁人了,這個男人真是好福氣 !! Katy的媽咪不曉得會不會捨不得而掉眼淚哩!!

 

她決定自己的生日那天訂婚,我想那天是個好日子,讓我也不禁想到哪天我訂婚是不是也要挑自己的生日啊,哈~ Katy,祝妳們健康幸福。

michico0711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