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isypath Anniversary tickers

 [開朗堅定 4/22 寫於Facebook]

從3月30號發生車禍那天開始,腦公常常說他自責,在急診室留觀房時,他跟我說「看著妳一直強顏歡笑,讓我更難過。」現在三個禮拜過去後,腦公還是會說「有時候看著妳的手腳,我就會想為什麼會變成這樣?」我可愛的腦公,內心充滿著對我安危的忐忑,還有不捨以及掛念。

首先,我很感謝老天一直如同以往般疼愛著我,雖然這次四肢皮相因為受傷醜了許多,但是畢竟僅僅只是皮肉傷,老天讓我選了一個防護很好的安全帽、讓我們事故的地點在單純的機車道還是週末的白天車子少的時候,和我的家人朋友緣份未減,試了試我的手還是很穩畫圖技巧沒有減損、拿起「山居筆記」聽古典音樂,內心的澎湃依舊無損,現在就等我的腳全好了可不可以正常運動。應該沒問題的。 

 

再者,強調,我並不後悔懷孕後被腦公騎著摩托車載著我到處跑,並不是因為我同事的姊妹懷了兩個小孩一直到末期也是騎著車子、也並不是因為我去上過媽媽教室後,每個快臨盆的媽媽也都騎著車子奔馳、也不是我自己妹妹懷孕的時候,大肚子的她也有載過我在高雄的馬路上來回奔走。並不是因為這樣的「靠勢」我才冒然覺得騎車安全,那就是一種很普通的選擇,也不到不得以而為之,我實在的認為,如果會發生事情,遵守交通規則散步在路上,也會遇到奇怪的人追撞上來,這個新聞也是到處都有的。相對於騎車,坐在四輪內的確是安全一點,但是在人生中意外發生的機率上,幾乎沒甚麼差別。 

 

 

 

 

 

 

最後也是一直持續在我內心波盪的,就是感謝家人和朋友的關心、關懷以及關愛的舉動。
我是個不願意多麻煩他人的人,即便是自己的家人。這種行為模式直到結婚之後才有改變,因為腦公是個喜歡甚麼都陪伴我的人;14歲母親病故後,我們家孩子每個都堅強堅定,訓練得甚麼事情都自己來自己決定,甚至我的姊姊和妹妹都比我更加能幹。這次車禍後,最感謝的第一個首推腦公和腦公的家人,車禍後的第一個禮拜是時時臥床,公婆每天親送早中晚餐到我們房間(公公總是每天早上七點就把三明治放在餐桌上,因為那時痛得淺眠近乎失眠,門外動靜總是聽得很清楚,也很感動),車禍後第三天回醫院換藥婆婆也幫我推著輪椅陪著我們醫院、婦產科診所以及美髮院洗頭一起跑,第一個禮拜因腦公左手無法施力,婆婆幾乎每晚幫我擦澡,自己妹妹也有帶著外甥女來幫忙。我每次都會道謝謝,雖然婆婆都會說「謝什麼謝」,可是我是個知道要感恩的人。最親近的人更應該時時抱持著感恩的心情,兩位小叔特別在第一個禮拜的幫忙也很多,小則幫忙端菜、買拖鞋開水、大則幫忙腦公牽車到機車行來回奔波,也是真的很感激。特別謝謝我的兩位加一貓友,趕到急診室來看我,並且當晚載我讓我不用淋雨回家。腦公的死黨們李長官王長官的親自探視、我的伴娘宜芳幫我買很多醫療用品,自己父親因為我的考量而晚一天告知即刻奔來探望。我的國內外百位朋友同學、貓友的留言慰問,還有我的兩隻貓給予的心靈撫慰,謝謝,都銘記在心。 

 

 

(上面是小乃的姆指~) 

 

 

 

 

 

 

 

 

 

 

 

 

 

 

 

 

 

 

我不是一個樂觀的傢伙、也不是個強顏歡笑的人。
我被撞的時候飛滾一直到停止,內心只有想「那诶ㄚㄋㄟ,原來這是被撞的感覺」,停下來後一切混亂,看著腦公對肇事者不愉快的對話,我知道那時候我沒辦法安慰到腦公,可是我看到我身邊有個路人有坐在我旁邊陪著等待救護車,也有叫肇事者不要動我們受害人,我很清楚的要感緊恢復很基本的應對,讓腦公知道不管如何,我沒事還可以正常的面對周遭環境,於是在腦公辛苦的忍著右膝蓋痛楚坐到我身邊後,我問那位路人「這位大哥請問你貴姓?」那位路人說『我姓余。』腦公趕緊說「余先生真的很謝謝你。」暫時淡然這些不安的情況,結果這也變成我們唯一知道見義勇為的路人的唯一資料(有兩位一個是幫我們叫救護車,叫完就離開;一位就是陪我們等待的余先生) 

 

 

 

救護人員來的時候,有問我可不可以抬手、動頭以及挪動雙腿,腳痛歸痛還可以自己上擔架,頭手我都沒問題,反而是腦公不能抬左手,讓我也很擔心。直到檢查做完、我的傷口包紮完,腦公可以陪伴我在留觀房的時候,我說了很多歡樂的話語安慰,腦公認為我是強顏歡笑。腦公是個面對事情處處嚴肅拘謹面對的人,甚至帶著一些悲觀的想法;但是,我想到我還活得好好的,腦公也在我身邊,孩子也沒有大礙,我康復後還是可以正常跟家人朋友出去,我就充滿開心和喜悅,這不是最值得高興的事情嗎?那麼,我也不需要愁雲慘霧的表情啊。我是不知道我表現了多少開朗,但是,一切都還很順利、走在正常的軌道上,我就充滿了無比的信心。這張照片是在留觀房,貓友拍的我對腦公說笑的畫面,我很喜歡。這就是我啊。 

 

 

 

 

 

 

 

 

 

 

 

 

 

 

 

 

 

 

 

 

 

 

 

 

 

 

 

 

 

 

 

 

 

 

 

 

 

 

 

 

 

 

 

 

 

 

 

 

 

 

 

(車禍後一週,慶祝吃pizza)

 

 

第一個受傷休養的禮拜,真的是最難熬的,特別是下床的時候血液流到腫脹發炎的雙腿時,腳幾乎無法步行,那時候真的有深刻刻骨的體會,在這樣已經非常痛苦的情況下,即便是順暢的排遺XD(第一週不是蔬菜糙米就是水果,真的是無敵順),會讓腳更增加極大的痛苦壓力,還有翹腿(因為換藥一些角度要翹腿才看得清楚),所以沒受傷的朋友們,真的要多吃蔬果讓腸胃順暢,也盡量不要翹腿,那是增加腿部無形的壓力,但是平時健康的人是真的完全無感啊。

 

 

 

 

 

很奇妙的,
事發之後,肚子忽然飛速變大起來,胎動也非常的劇烈,腰痛和肚子變大的程度成正比,也真的非常容易疲倦了,常常就是吃完晚餐後就開始臥床,不想臥床眼皮也會想要臥床。坐在辦公室上半身往前傾久了後,腰部還有肚皮都有相對往前重量的壓力以及肚皮擠壓的壓力,一定要隨時挺背才可以內外減輕。也因為多了很多時間在床上,開始多了很多時間可以拜讀以前買了沒看的書籍,幫女兒胎教增加氣質。我也硬是挑了一些文字艱深的書,自己可以多閱讀幾遍來回才可以讀透的書,把這個讀進去在腦袋循環過程的感官過程一起讓女兒陪我理解。上週三開始說不清楚是懷孕水腫還是右小腿的發炎腫(或是因為右腳大拇指底部撕裂傷因此只用右腳跟走路造成右腳壓力變大而水腫),我的右小腿腳踝、腳板有很明顯的水腫,週末馬上自己煮了兩大鍋紅豆水,星期六喝完水腫退了七成、星期天晚上喝完第二鍋水腫已經完全消失。

 

 

 

 

 

又,懷孕母體容易黑色素沉澱,偏偏外傷面積很大,疤痕結痂都是大片大片的黑紫嚴重的黑色素沉澱,真的是雪上加霜。我不敢吃太大量的檸檬補充維他命C 因為我的牙齒質地讓我的牙醫本來就建議我少吃柑橘類、懷孕牙齒會更脆弱。看著自己黑壓壓的傷口疤痕就很想摔透氣膠布膠台啊,哈~

 

 

 

 

 

今天,腦公和我已經結婚三年又11個月又六天(沒有數饅頭噢,是剛好有計算系統可以看),我相信,結婚四週年那天,一定可以完全康復走跳,一定沒問題的,從昨天開始我上下樓梯已經不需要扶扶手、也可以一腳一台階了。容我,繼續用堅定勇敢的心情面對這一切,也是給寶包最好的胎教;她一直這麼努力把我抱緊緊的,表現得比我還好,我怎麼能夠不堅定而開朗的面對下去呢。再次再次祈求老天,寶寶健健康康、平平安安、完完整整的出生。也,再次感謝大家鼓勵、鼓舞。

 

 

 

 

 

 

 

 

 

 

 

 

[2013/04/24] 妳是否安好?

不知道,妳是否安好。

很多的母親,在懷孕時,可能都有對腹中胎兒有類似的疑問,只是,歷經車禍後,我的疑問程度自然更深的。

 

 

(上面這張右腳有孕婦水腫) 

妳阿嗲說,他常常回到事發的那一刻,不斷的在腦中來回重覆那個片段,有時候我也會,那時候媽媽的視線就是不斷的翻轉,一直看著台北橋上那渾灰高架的底部,無限打轉從視線上頭以視覺中心為軸心轉到下面再轉上去,轉了不知道多少圈,卻不是身體自轉時那樣頭暈腦脹,而是清清楚楚的畫面腦袋也很澄澈的。我只有在想,我會不會掉到橋下面去、怎麼會這樣、原來這就是被撞的感覺;只記得把手腳弓起讓身形成球狀後,就剩下這基本三款的想法跟著視線一起飛旋。

 

 

 

停下來後,我只暗忖數秒確定肚子感受無異,就開始左右張望找妳的阿嗲,看見他努力朝我走來代表他還沒事,才開始辨識周遭的情況,試圖拼湊起因。肇事者就在媽媽旁邊對著妳走來的阿嗲說:「對不起,我承認,我酒駕。」把妳阿嗲氣得表現出非常原始的不爽、沒辦法多餘修飾的反應。妳阿嗲一直問我有沒有怎麼樣,我都說沒有。我說的沒有不是安慰他的,因為除了看得見的四肢外傷,我的感覺真的還可以,只是三月底春末的季風吹拂因血液染溼而發冷發痛的四肢,讓媽媽開始無法控制自己的抖動雙腿,媽媽是特愛漂亮的,妳長大後跟著媽媽就知道了,那時候還另外偷偷暗忖臉上怎麼熱熱的,一直害怕臉部受傷破相,見義勇為的余先生幫助我脫下安全帽後,我小心的感受,確定臉部發熱可是沒有液體的感覺,頂多事後就是瘀青,不會破相,內心那種不需要引起別人多餘分心的這種芝麻小事,才擺放下來。想,讓妳看見媽媽漂亮的樣子。

 

 

我看見妳阿嗲臉也好好的,我也很高興,但是救護人員來,我發現妳阿嗲不能抬左手,讓我很難過,右膝蓋也不好伸,而我,頭手腳都活動自如,即便傷口難看、疼痛,卻都還可以緩慢移動。

 

 

我知道,這是事態嚴重的,因為妳在我的肚子裡面,那就代表,不知道也無法百分之百確定妳有沒有事情,懷孕,充滿著許多變數還有不適,我們也不知道現在的妳到底還有沒有動或是胎盤如何。在發現大略傷勢都還可以接受的情況下,媽媽第一次被抬上救護車,就往新北市立聯合醫院三重分院奔去,咬牙忍痛地給護士包紮完,就推去婦產科透過超音波來看看你。感謝老天對媽媽的疼愛也感謝對妳的疼愛,妳不但沒事而且還有長大,胎盤也很穩當,我才知道媽媽在橋上翻滾的時候,不自覺手腳弓起是對妳最大的保護。就在檢查完後,妳也開始活絡起來,不知道車禍時妳是在睡覺還是發愣了,但是當媽媽對妳的一顆心放下後,疼痛開始從四肢入侵腦部侵佔並且移除對妳的掛心,妳也開始跟著疼痛的侵占相互爭寵,讓媽媽留院觀察的10個小時,不斷的平衡感官。

 

(右腳踝水腫喝了紅豆水有好一點)

 

 

(下班後兩隻貓還是會逼我上床多休息,他們都看得出來我身體很沉重不舒服)

 

 

 

右腳二三四指特別腫很詭異~

 

 

 

臥床的一個禮拜,妳的乾媽有來看我們,乾媽說,和解要等到妳誕生後再談。因為妳也在場,妳不知道有沒有事情。

我聽到了有點驚訝、但是也有許多難過,因為這就代表,要這樣談就對妳身體狀態好還是不好沒有完全的信心。雖然我不是妳,超音波可以照到的狀況也有限度,我卻一點都不希望妳發生甚麼事情。即便乾媽的想法是一片好意,卻讓我很難過,因為如果妳有一點不好,多少錢、多少手術都無法彌補。妳的小阿姨、姨丈說現在羊水最為充足,再大一點緩衝空間就很小了,就這24~25週的時候,妳有很大的空間可以游泳,所以肯定是最好的安全氣囊。

 

 

 

妳長大後,就知道,媽媽和妳的大小阿姨,很小的時候就面對妳外婆的過世,從小就充滿了堅強並且秉持著對事事開朗的態度,也就是這樣的態度,讓妳的大小阿姨和媽媽,在人生中走跳順利,面對環境不會氣餒、對於許多事情盡力卻不燒光自己的蠟燭、老天也特別幫忙。因為這樣,媽媽一直努力的健身、爬山吸芬多精並且鍛鍊體格、吃簡單的食物以及喜歡的食物,妳外婆過世前的畫面媽媽還記得很清楚,妳外婆求媽媽幫她祈求老天給她健康,讓她可以看見媽媽嫁出去。媽媽努力求了,可是妳外婆還是被老天給帶回上天。所以,媽媽能做的就是,不跟妳外婆一樣生病吧,努力開朗、不汲汲營營,保持堅定的心。

衝著這份開朗,小阿姨大阿姨對妳的情況都很有信心。媽媽也努力期待著妳的到來,轉眼,就剩下一百天不到,此時此刻,遠比妳會不會長得像妳阿嗲更讓人掛心的,就是妳好不好了。

 

這幾天,妳阿嗲大學最好的朋友之一,李叔叔的孩子誕生了,以後,妳也有機會可以跟這個小傢伙玩在一起。妳在阿嗲的好友們小孩裡面,是目前唯一的女孩,以後一起出去玩,一定是最顯著的那位(不管是不是最受歡迎還是被小男生聯手欺負),媽媽,期待妳的表現。當然,妳一定要健康的活潑的,一定會的。看著李叔叔的孩子誕生,媽媽有些激動,因為,也很靠近妳的誕生了吧,差三個月,李媽媽的生產倒還算是有驚無險,可是母子均安真的滿感動的。現在真的只祈求平安,其他甚麼都不重要了。

(右腳二三四趾還是偏腫) 

對了,應該是非常重要的以後最常陪伴妳的,兩位毛哥哥:阿丹、樂高。在車禍後第一個禮拜,一直很努力的安撫妳的媽媽,在精神上獲取無限的安慰和鼓勵。尤其第一個禮拜每一次下床走路都是極大的痛苦時,妳的阿丹葛格總是在床下來回在媽媽腳邊繞來繞去鼓勵媽媽一直往廁所走過去,從廁所走出來,阿丹葛格又會在臥房的門口對媽媽喵,鼓勵媽媽慢慢努力的走回臥房繼續臥床。如果沒有阿丹葛格,媽媽不會好得那麼快,真的。樂高葛格總是會鼓勵媽媽多給一點食物,媽媽也會努力走到廚房去,也許以後,餵食工作就是妳的了,妳要好好幫媽媽監督樂高葛格的飲食。以前樓下的鄰居,生養了兩個姐姐,都因為有貓咪葛格姐節,爬行、步行好快噢,我也期待妳追著兩位葛格跑的畫面,不管怎麼樣,他們會是你生活中最先靠近妳身型的夥伴,祝福妳們會感情好。

說了這麼多,還是期待著妳好好的,不是嗎?

 

 

 

說真的,越到最後,越有身體笨重的感覺。連很簡單的,蹲下去、坐下去陪阿丹葛格吃飯,都很吃力。手腳勇健,目前已經不在媽媽的生活之中,到最後關頭妳可要好好幫媽媽忙,一鼓作氣的出來。雖然,從前頭到尾說了好多的期望,但是只單純希望妳好好的,健康、聰明、內在外在都沒有任何缺陷,媽媽只希望也最奢望這樣。妳的李叔叔曾說:「只要身體健康,不管選擇怎樣的人生,都不會有遺憾。」現在我們也是這樣期待著妳,希望著妳、守護著妳的安危。

 

現在,媽媽的傷口好了,腰開始因為妳的快速成長而疼痛起來,我很高興妳很奮力的長大,我們一起努力加油到最後。每一次看見超音波的妳,知道妳好好的都覺得很高興、很欣慰。看著這些慢慢復原的傷口,我也很感激即便妳攔截了很多的營養,還是有分營養給媽媽的復原能力。我還想帶妳去很多地方玩耍,我們到時候一起去京都、去玩變身,一起去遊山玩水,讓妳看看這個世界的美妙,在那之前,妳要好好安穩的長大。

 

對了,我有說妳到目前為止都很乖吧,一直都還安穩緊緊抱著我,從27~28週開始,胎頭就已經往下準備好了,讓很多人都很驚奇,都說妳真的很懂事,好孩子,加油,我們再一下子就可以見面了,在那之前,媽媽的腳傷一定可以完全好起來、爸爸也是。

創作者介紹

朱丹翡影 (小芥的食記。山岳。生活。創作)

michico0711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後母
  • 看到小芥寫著給女兒的話..好感動..好感動..............然後連接到樂高葛格總是會鼓勵媽媽多給一點食物........囧~~~

    親愛的小芥你是勇敢又正面的女性,你的女兒有幸擁有你這個媽媽....
    而我.也有幸能成為你的朋友~~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